闫玉蓉:游走在商业模式下的非典型性整容医生

来源:中国女性网 编辑:飞 点击:日期:2017-02-21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每个人都在等别人告诉他该怎么做,他就跟着怎么做。你只要很有信心地告诉他们,他们要的是什么,他们会感激你。 杨德昌《麻将》 我
友情提示:点击图片直接观看下一页或点击按钮自动播放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每个人都在等别人告诉他该怎么做,他就跟着怎么做。你只要很有信心地告诉他们,他们要的是什么,他们会感激你。
 
  ——杨德昌《麻将》
 
 
闫玉蓉7.jpg
 
   “我昨晚上特地写了个小本,因为我不是那种特能说、出口成章的人。肚子里有想法,嘴上就是说不出来……”自从《疯狂动物城》热映后,在伊美尔幸福医院里,闫玉蓉又多了一个外号——闪电。通常别人说一段话的时间,她才能不紧不慢地“挤”出这么一句,显得底气不足。
   整个采访过程,闫玉蓉时不时地扫一眼自己的小抄,有些难为情地调整着语序。总之,很难把眼前这位谦虚、羞涩的“中年小孩”,与伊美尔首席注射医生联系起来。
 
   当行业还小的时候
 
  上世纪90年代末,民营医美机构里的医生们找到了最好的顾客,那些“先富起来”但对容貌很挑剔的女性。就像改革开放最初几年的下海者,找到了那些闪着光芒、金子般的项目。
   她们被称为“整形医生”,前面冠以“注射”、“激光”、“手术”等具有明显医美项目区分的定语。她们大都专业医学类学校毕业,可以为众多消费者量身定做“求美方案”,并赢得信任。
   伊美尔就是集合了这样一批人的早期民营医美机构,而闫玉蓉则是最早加入的医生之一。可以说,她和公司一起见证了医美行业的风起云涌。
   2000年,美国光电治疗专家Dr. Peter医生意外发现强脉冲光治疗仪除了治疗皮肤病还具有美肤的功效,于是在日本东京女子医科大学进行了大量临床试验,并取得成功。伊美尔创始人汪永安得知此事后,与时任激光设备代理商彭国红专程赴日考察,率先引进到国内第一台激光器“IPL”,并给它取了个好听的中文名字——光子嫩肤仪。
 
闫玉蓉6.jpg
 
   “刚入行时,科室区分并没有现在这么完善。我们几位医生既要做双眼皮、隆鼻等整形手术,也要做激光治疗。”当行业还小的时候并没有严格的术业专攻,一位大外科出身的医生基本上需要驾驭各种医美项目,闫玉蓉也是这么被行业进步裹挟向前的。
   据曾经和闫玉蓉平肩作战的老搭档、现任伊尔美集团经营管理负责人王娜介绍,“那时候的IPL可不像现在的光电设备这么操作简便,每个波段都要根据人体不同部位进行手动调整。一个全身脱毛项目做下来,需要两个多小时。因为设备的独有优势,很多求美者排队来体验伊美尔‘一招鲜’。到晚上九十点下班的时候,颈椎腰椎都会罢工。”
   闫玉蓉的职业发展轨迹,是被一种叫“爱贝芙”的可注射假体改变的。
 
   注射没那么简单
 
   当消费者还出于安全考虑,观望医疗美容的时候,注射手段、填充技术和肉毒杆菌成为唤醒新需求的有力武器。爱贝芙,2002年获中国SFDA批准。随即被广泛应用到各医美机构,伊美尔则属于最早一批使用者。
   几乎没人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刚投放市场不久的产品上,“我临时受命来负责注射的工作,在我们的引导下,顾客的反应却出乎意料。第一个月营收2万,第二个月就达到了8万。”现在看来,这个数字几乎只是一个客单量,但在当时却给了伊美尔注射项目很大的信心。
   这一事实充分说明,当市场对一个陌生产品没有充分认知的时候,可靠引导者的作用则显得尤为重要。从爱贝芙到瑞蓝,再从韩国玻尿酸到乔雅登。肉毒素方面,更加安全、简便、舒适的国产衡力和进口产品保妥适平分秋色。总的说来,医美注射类产品的安全性和舒适性都在前所未有地双向提升。
   由此,“微整形”概念出现。
 
闫玉蓉8.jpg
 
   2012年,伊美尔非手术科室正式成立,闫玉蓉主动请缨。她坦言,虽然整形手术已经驾轻就熟,但是自己更喜欢“不需要见到流血”的非手术项目。翻看她多年的“工作手册”,里面不仅写道“像对待婴儿一样,呵护注射顾客”、“为什么不能让顾客愉悦而非紧张地享受注射过程?”、“从接待到回访,我不只是一位注射医生”、“面部弧度与入针深浅”……
   伴随着闫玉蓉从业多年的心路历程,整个医美行业迎来以微整形为首的第二次发展高潮。许多大型机构的资深医生开始跃跃欲试,希望从“医生创业”中发现更多价值。逐渐,医生工作室进入人们的视野。
 
   试水医生工作室
 
   2017年2月14日是闫玉蓉在伊美尔过的第13个情人节。与以往不同,这次她是以医生合伙人的身份,与老东家“再续姻缘”。
   此次,伊美尔牵手医生合伙人,旨在从伊美尔自有的顶尖医生团队遴选出具有冒险精神的合适人选试水工作室项目。利用明星医生的技术、管理、客户以及其他复合优势,共同为医美顾客提供全方位的个性化服务。
   “我们要用6%的人,去创造一半GDP。”王娜掷地有声。
闫玉蓉5.jpg
 
   “微整形客人越来越多,需求在不断变化,必须把服务做到极致,让客户感受到VIP的待遇,才能跟客户建立长久的信任关系。医生工作室让我们医生的愿望成为现实。” 虽然闫玉蓉坦言比起钻研技术自己并不擅长管理,但是却对自己工作室的四人小团队很有信心。“目前,团队里还有客户管理助理、助理医生和护士,他们都是长期和我共事的同事,我们的服务理念和步调都很合拍。”
   伊美尔控股集团股份公司创始人兼CEO汪永安把医生工作室比作,伊美尔这架飞机上的公务舱——顶尖医生做合伙人,遇到更好、更强的自己;青年医生看到榜样,通过传帮带,成长为优秀医生。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咨询师带来一位着急咨询闫玉蓉的顾客。
   “闫大夫,我想填充苹果肌,还想假体隆鼻……”
   “假体隆鼻吗?我用埋线就能做出假体的效果。”闫玉蓉淡淡地说,却底气十足。

Copyright © 2006-2016 ladye. 中国女性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黔ICP备2000175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