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轮式棺床在南昌汉墓寻获

来源:中国女性网 编辑:颖颖 点击:日期:2016-01-14
马蹄金下面发现金板 昨日,考古人员在南昌西汉大墓主棺发掘中又有新进展,内棺中出现了荒帷的痕迹,此外,内棺下设有带木质滚轮和滚轴的棺床,在国内汉代墓葬中为首次发现。而
友情提示:点击图片直接观看下一页或点击按钮自动播放
马蹄金下面发现“金板”马蹄金下面发现“金板”

  昨日,考古人员在南昌西汉大墓主棺发掘中又有新进展,内棺中出现了荒帷的痕迹,此外,内棺下设有带木质滚轮和滚轴的棺床,在国内汉代墓葬中为首次发现。而此前发现的“金板”在汉墓中也是首次出现,专家推测极有可能是墓主册封时所用的“金册”。昨日上午,来自全国的41位顶尖秦汉考古学家齐聚南昌西汉大墓考古现场,为下一步考古发掘、文物保护等工作出谋划策。

  

  发掘现场

  内棺下发现带轮子的棺床

  昨日,考古人员在内棺下发现了带有轮子的棺床,轮子和滚轴均是木质结构。有专家介绍,这样的棺床在汉代考古中是第一次发现。“这个活动的棺床我们推断,应该是起灵时推进棺柩时用的。”南昌西汉大墓考古发掘专家组副组长张仲立介绍说,棺床并不常见,只有在大型墓葬中才会出现,由此也可见南昌西汉大墓墓主的身份很不一般。

  据了解,棺床为供棺椁停放的底座。《说文》中介绍:“床,安身之坐者。”安身,指使身体安稳的意思,由此引申出,棺床主要起承托稳定作用。

  此外,在考古人员对内棺的清理中发现,内棺的前挡板上有镶嵌玉璧的痕迹。“我们发现,内棺的前挡板原本应该是镶嵌了大型的玉璧的,现在已经塌陷变形落下来。按位置推算这个玉璧比较大,以汉制来算有1.2尺长。”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说道。

  内棺盖板发现荒帷痕迹

  昨日记者在现场看到,主棺内棺的盖板上保留了荒帷的痕迹,表层有锈和丝绣,有比较清晰的纺织品印迹,但是保存不是很好。徐长青表示,“目前完整的大件纺织品一直没有出现过,我们看到的仅仅是存在荒帷的现象,现在荒帷贴在棺盖板上,非常紧,而且破损得比较厉害。因此整体提取复原的可能性非常小。”

  徐长青告诉记者,荒帷是墓葬下葬过程中的礼仪,下葬的时候盖在棺盖板上。下葬的时候会举着招魂幡把墓主人的灵魂和尸身引到墓穴里,把尸体抬进墓穴,盖上荒帷然后把招魂幡放上去。按照周礼,荒就是上面顶部,帷就是垂下来的幔。目前仅在内棺盖板上发现,外棺有没有荒帷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南昌西汉大墓考古发掘专家组成员、国内知名丝织品保护与修复专家王亚蓉介绍,由于荒帷保存情况不好,无法进行现场提取,考古专家们可能会在未来两天内,将荒帷放入实验室进行室内提取。

  王亚蓉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南昌西汉大墓内保存下来的纺织品相对较少,只是在西回廊处发现了零星乌纱类的纺织品,已在实验室进行处理。

  “等到内棺盖打开后,按照现在主棺的保存状况来看,应该还会有一些纺织品保存下来,尸身上应该也会有纺织品,我对于这一次纺织品的出现期待很大。”王亚蓉猜测说。

  棺盖上的精美纹饰将重现

  外棺开启后,目前考古人员正在进行一系列考古程序:提取资料、三维扫描、绘图、文字记录等。刚刚揭开的外棺棺盖也已被运往考古实验室做进一步清理保护。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存信表示,尽管外棺棺板存在朽烂情况,一些地方表面的纹饰已经看不出来,但经过考古专家在实验室的“妙手回春”后,这些纹饰都可以显露出“庐山真面目”。

  “需要到室内再进行清洗,把附着到棺盖上的污浊物清洗下去,显露出纹饰的本来面目。或者用一些红外线紫外线照相,曾经画过的痕迹,可以重新显现出来。”

  李存信向记者透露,外棺棺盖揭开后,发现内棺保存状况和先前的推断基本一致。内棺棺盖保存比较完整,轮廓也很明显。棺柩西侧,外棺板已经滑落,内棺板倒塌后紧靠棺床;棺柩东侧,内棺侧板坍塌,很有可能和外棺侧板混在了一起,因此,在清理时首先要分清内、外棺板。

  

  专家解读

  “金板”疑为“金册”,为汉墓首例发现

  此前,本报报道了在南昌西汉大墓主棺发掘中,发现了内棺和外棺之间有一整块“金板”。昨日,专家对这块金板进行了解读。

  “金板出现在内棺和外棺之间,这个位置非常重要。”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国内著名秦汉考古专家白云翔介绍道,在汉代诸侯王墓里头,没有发现过埋葬金板的情况,这是第一例。“但是金板究竟是普通的金板,还是有文字、图像的目前不清楚。如果出现文字和图像,会说明墓主的很多身份信息。”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介绍,从目前观察的情况来看,共有三块这样的金板,每块金板长约20厘米、宽约15厘米、厚约5毫米。有专家分析推测,这可能是罕见的“金册”。

  “金册在古时是用于册封礼仪,金册上一般会有记录帝王的文字,也可能会刻有一些图像,但是在这里出现的原因还不确定。”徐长青表示,以往汉代墓葬从未发现过金册,而且棺内出现金册的情况,在清朝的墓葬中比较多,而早期的墓葬中比较少见。”他表示,如果金板就是金册,上面会有册封的记录与个人情况,这些文字应该能证明墓主身份。

  南昌西汉大墓考古专家组组长信立祥推测,这些金板也有可能是进贡剩下的。他介绍,汉代皇帝祭祀祖先要献黄金,凡是有封地的侯、王都要上交金板,朝廷专门有人审查金板的重量和成色,如果有某项不合格,就会被削减封地。“这也可能是还没进贡的金板被放在墓穴里。”

  叁

  集思广益

  全国41位考古专家齐聚南昌“想点子”

  昨日上午,来自全国各地的41位秦汉考古专家,在现场参观考察并交流经验,为下一步西汉大墓考古保护发掘工作建言献策。

  据介绍,这41位专家常年从事秦汉方面的考古工作,大部分是秦汉考古专项研究组的委员和主任,汉景帝、江中王、南越王、长沙马王堆等中国秦汉时期最重要的帝王陵墓和诸侯陵墓考古发掘都有他们的身影。在南昌西汉大墓参观期间,专家们一边实地察看,一边认真听取大墓考古发掘历程和相关情况。

  23日,这些秦汉考古专家将齐聚一堂,围绕《在秦汉考古视野下的海昏侯墓地考古及意义》进行学术探讨。

  徐长青告诉记者,邀请全国专家来南昌实地考察的目的就是希望让这些顶尖专家交流发掘帝王诸侯陵寝的经验,同时展示南昌西汉大墓发掘考古的一些工作经验以及面临的问题和未来的打算,让全国专家一起想办法、出主意。“我们希望专家给我们提发掘保护的建议,也希望他们分享在发掘过程中的想法做法和成功经验,并能予以传授。”

  肆

  专家观点

  普遍认为墓主就是刘贺

  对于南昌西汉大墓的墓主身份,通过一系列文物的出土,棺柩的形制以及各方面信息的汇总,专家们的意见很统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振东表示,作为西汉时期侯一级的墓葬,南昌西汉大墓各种要素非常清楚,对于研究汉代墓葬等级制度是非常好的资料。“到目前为止,在汉代王侯墓、列侯墓里面,是形制最清楚的墓葬。”刘振东认为,墓主是刘贺的可能性很大。

  河南省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史家珍也认为,作为列侯级墓葬,南昌西汉大墓的墓葬形式和随葬器物应该是登峰造极了,除了墓葬形式不能僭越外,这个墓葬所出土的文物实在是太丰富了。

  白云翔告诉记者,按照时间空间内涵三要素来说,墓主非刘贺莫属,但是目前没有实证。“任何一个考古发掘项目对历史的研究都是很有价值的,它的最大特点是墓主是王是帝又是侯,在汉代的文化生活习俗等方面可以获取更多的信息。”

  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则斌非常肯定地表示:“从所有方面看,南昌西汉大墓只能是刘贺的墓,因为其他海昏侯不符合他这种条件,只能是他!”

  伍

  未来展望

  明年启动建设遗址博物馆和考古遗址公园

  徐长青表示,对于海昏侯国都遗址目前江西省有关单位对其已经做了十年的考古规划。“现在看到的海昏侯国都遗址仅仅是个墓园,我们下一步是要对其他的墓园展开工作,对其他墓园的时代序列进行排序以及分析其他墓园的结构情况、特点等。”徐长青表示,明年将启动建设遗址博物馆和考古遗址公园。

  此外,徐长青介绍,对于海昏侯的国都紫金城,目前也已经启动了对城墙的勘探,专家们在勘探中发现了一些非常特殊的现象。“紫金城城墙的设置等级很高,而且很讲究。城墙是呈环绕状,有两道城墙。我们推测,在当时一般人可能就在第一道城墙外面活动,进不了核心区域。”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